交通物流互联网,如何融合发展?

2016-07-29

 

6月下旬,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改委《营造良好市场环境推动交通物流融合发展实施方案》,部署推动交通物流融合发展,提升交通物流综合效率效益,有效降低社会物流总体成本,并要求着力打通全链条、构建大平台、创建新模式,加快交通、物流与互联网三者融合。

应创建国家交通与物流共享服务平台

目前,我国交通、物流总体仍处于各自为政,分离、分割、分散式发展状态。尽管政府、企业都高度关注资源整合和要素共享,部分区域、领域也由政府或企业搭建了一些社会化或专业化的资源整合平台,如传化公路港、中国铁路95306网、上海航运交易所、上海陆交中心、菜鸟智能物流骨干网、林安物流交易所等,拥有各类互联网平台超过2000个,各类移动终端应用近300个,但总体来看,规模小、分布散、功能不完善,各主体、各地区、各企业、各平台之间标准不对接,接口不统一,设施不共用,信息不互通,资源不共享。

要推动交通与物流深度融合,必须充分利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,真正构筑形成促进资源要素高效流动、开放共享的平台体系。依托国家电子政务外网,由政府推动,企业、行业组织共同参与,整合现有资源,建设国家交通与物流共享服务平台。该平台的主要功能,首先是提供“一站式”公共服务,其次是促进公共数据交换共享,再次是提升大数据对决策的支撑能力;同时鼓励交通与物流企业拓展专业化平台的社会服务功能,推进“平台 物流交易”、“平台 供应链协同”、“平台 跨境电商”、“平台 金融保险”等多种合作模式,与国家共享服务平台合作共建,实现信息交换、数据共享、一体服务。

多式联运是落实方案的突破口

发展多式联运,构建交通物流融合发展新体系,是提升物流业运行效率和效益的突破口。因此,应该从“五个一”建设上取得突破。

——基础设施“一张网”。统筹综合交通枢纽与物流节点布局,强化交通枢纽的物流功能,构建综合交通物流枢纽系统。根据区位条件、辐射范围、基本功能、需求规模等,科学划分全国性、区域性和地区性综合交通物流枢纽。做好骨干物流通道布局,有序推进面向全球、连接内陆的国际联运通道建设。依托综合运输大通道,率先推进集装化货物多式联运。尽快打通连接枢纽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加快实施铁路引入重要港口、公路货站和物流园区等工程。

——运营管理“一体化”。推动大型运输企业、货主企业和物流企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,支持有实力的物流企业、运输企业向多式联运经营人、综合物流服务商转变,增强“一体化”服务能力。

——业务流程“一单制”。推进单证票据标准化,构建电子赋码制度,实现电子标签码在物流全链条、全环节的互通互认,以及赋码信息的实时更新和共享。加快推广“一单制”,引导企业提供便捷运输,实现一站托运、一次收费、一单到底。推动集装箱铁水联运、铁公联运两个关键领域在“一单制”运输上率先突破。大力发展铁路定站点、定时刻、定线路、定价格、定标准运输,加强与“一单制”便捷运输制度对接。

——标准规范一根“绳”。制定完善多式联运规则和全程服务规范,完善和公开铁水联运服务标准。理顺从商品包装模数、托盘货架、集装箱、公铁水运输工具等全程单元化运输相关标准,推广使用标准化基础装载单元。建立共享服务平台标准化网络接口和单证自动转换标准格式。推进多式联运专用运输装备标准化,研发推广公铁两用挂车、驮背运输平车、半挂车和滚装船舶。支持发展大型化、自动化、专业化、集约环保型转运和换装设施设备。加强标准化基础能力建设,建立和完善一把尺子、一根绳多式联运标准化体系。

——市场监管“一道令”。进一步发挥全国现代物流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协调作用,研究协调跨行业、跨部门、跨领域的规划、政策、标准等事项。加强各地方、各部门在体制、机制、税制、法制等方面的统筹协调,统一执法监管标准,营造统一规范的市场环境。

完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有三个层次

《方案》从通道、枢纽和集疏运体系三个层次提出完善交通物流网络。一是构建便捷通畅骨干物流通道是交通物流融合发展的基础。《方案》从国际国内两个视角,区分缓急“率先推进”、“有序推进”、“开辟一批”等,提出构建便捷通畅的骨干物流通道。率先推进集装箱运输骨干通道建设,有序推进国际联运通道建设,开辟一批跨境多式联运走廊。重点建设南北沿海通道、京沪通道、京港澳通道、东北进出关通道、西南至华南通道、西北北部通道、陆桥通道、沿江通道、沪昆通道以及6个方向的国际通道,实现内通外联。二是优化枢纽节点空间布局是交通物流融合发展的关键。综合交通运输网络的货物运输枢纽又是物流集汇作业的节点,国际、区际、省际、城际、城市及城乡的货运需求和结构不断变化,尤其是跨境物流、快递物流、城市物流、农村物流等的快速发展,亟须加快货运枢纽与物流节点融合发展,尽早科学规划全国综合交通物流枢纽布局,尽早提升枢纽节点对内对外辐射能力,建设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,推进铁路物流基地建设,延伸公路、港口等枢纽的服务功能,提升交通物流整体效率。三是完善枢纽集疏运系统是交通物流融合发展的纽带。打通枢纽的“最先一公里”和“最后一公里”,推进枢纽周边“外循环”道路建设和进厂入园“微循环”建设。

推动铁路全面转型

《方案》中16条政策措施涉及铁路相关的有8条,从诸多方面为铁路发展及与物流融合指明了方向。《方案》提出:“到2018年,全国80%左右的主要港口和大型物流园区引入铁路,集装箱铁水联运量年均增长10%以上,铁路集装箱装车比例提高至10%以上。”这一发展目标切实可行。目前,我国主要港口集装箱铁水比例明显偏低,仅为2%左右。主要是由于海、铁设施无缝衔接存在“短板”,在多式联运换装便利化的单证、制度上存在较大问题。对比国内外可类比数据,以港口集装箱海铁联运为例,国际集装箱海铁联运比例通常在20%左右,如美国为40%,法国为35%,印度为25%。可以看出,提出以上目标是切实可行的。《方案》坚持问题导向,精准施策,将集装箱多式联运存在的主要问题作为突破口,提出尽快打通连接枢纽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、全面提高联运服务水平,各种运输模式应重点发展的标准化设施设备等。

《方案》列出的行动路线清晰明确。一是统筹规划、系统完善交通物流网络。按照《方案》要求,铁路物流在进行基地建设时应与其他交通、物流规划相互对接,相互融合。在规划的铁路物流基地中,应尽量形成综合交通枢纽,并在其中规划公路港等新兴物流功能。二是构建资源共享的交通物流平台。铁路95306应立足建设成为承载“一单制”电子标签码赋码及信息汇集、共享、监测等功能的公共服务平台。对接航运、航空等国有大型运输与物流企业平台,实现“一单一码、电子认证、绿色畅行”;对接社会化平台,引导其结合自身实际对赋码货物单元提供便捷运输。三是要优化一体化服务流程。铁路目前在推进内部“一口报价、一种票据、一次核收”方面进行积极探索,强化了与船公司、港口的合作;在“一带一路”境外经营网络建设方面,统一了班列品牌,随着《方案》的颁布、落地,铁路将进一步加强与相关部门配合,积极推动“一单制”试点,为全面降低物流成本、提升全链条竞争力作出贡献。

来源:供应链时代